你的位置:主页 > 行业 >

严岛奇袭:算无遗策的战国第一智将毛利元就

发布时间: 2022-07-3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天文十二年(1543年),出云远征失败以后,毛利元就的主君大内义隆瞬间一蹶不振,荒废了军政不说,还从京都找来了许多艺人与公卿,整日沉迷研究艺能以及文学等公卿文化。作为一个武士,特别是日本战国时代的战国大名,大内义隆的做法自然引起了许多家臣的不满,其中就包括了大内家的“武断派”家臣陶隆房。

  在大内家的谱代家臣中,以陶氏、杉氏、内藤氏三家地位最高,原本在大内家中,杉氏的家督杉重矩与陶氏的家督陶隆房二人因政见不合对立,但是二人同属大内家的“武断派”行列。而自出云国远征之后,大内义隆开始重用外样家臣出身的“文治派”家臣,引起了陶隆房与杉重矩的不满,导致二人走向了联合。

  此时的毛利元就没有意识到大内家的变化,天文十三年(1544年)时,与毛利家关系亲密的竹原小早川家因为家督绝嗣的缘故,竹原小早川家的家臣们请求迎接毛利元就的三子德寿丸入嗣,但是毛利元就却以德寿丸年幼为由拒绝了这项提议。小早川家的家臣们不得不请大内义隆做说客,在大内义隆的倡议下,毛利元就最终将三子送入竹原小早川家,元服后大内义隆亲自下赐一字,取名“小早川隆景”。后来,小早川氏的宗家沼田小早川家家督小早川繁平染了重病,被家臣们废黜,小早川隆景便统一了竹原小早川家与沼田小早川家,当然这是后线年),毛利元就将家督让给了嫡子毛利隆元,自己退居二线。次年,吉川家家督吉川兴经与吉川氏一族内讧,吉川氏一族与家臣们迎接了毛利元就的次子吉川元春入嗣吉川家。

  就在毛利家不断地发展壮大之际,毛利家的主家大内家隐忍多年的矛盾终于爆发了。天文十九年(1550年),大内家的三个家老陶氏、杉氏、内藤氏组成同盟,决定废黜大内义隆的家督之位,拥立大内义隆之子大内义尊为家督。陶隆房还在这时候将此事通报给了毛利元就,说明毛利元就早就知道陶隆房准备发动政变,并且对沉迷文化的大内义隆感到不满的毛利元就也默认了这项行动。陶隆房在十一月二十七日返回领地后就一直称病不出,大内义隆对此有些防备,还特意写信给毛利元就,表示万一大内馆发生内乱,希望毛利元就能够派兵前来保护自己。可是,大内义隆不知道毛利元就早就已经被陶隆房给收买了。

  天文二十年(1551年)八月,陶隆房突然举兵攻向山口大内馆,毛利元就也起兵响应,攻击大内义隆麾下的城池。然而,毛利元就原本只是想废掉大内义隆,改立大内义尊为主,并没有杀死大内义隆父子的意愿,而陶隆房却早已与大友家商议好,迎接大友宗麟的弟弟大友晴英前来大内家出任家督,因而擅自在大宁寺杀死了大内义隆父子。陶隆房的做法让毛利元就背上了弑主的恶名,同时也埋下了陶氏与毛利氏决裂的伏笔。

  大宁寺之变后,大内家迎接了大友晴英出任家督,改名大内义长,陶隆房也抛弃了旧名改名为陶晴贤,此时大内家的实权已经落到了陶晴贤的手中。不过,在此期间尼子家又开始活跃,因而毛利元就便隐忍不发,继续与陶氏交好,以便应对尼子家的攻势。

  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因为尼子家不再构成威胁,毛利元就便举兵与陶晴贤决裂,毛利家从已经是空壳的大内家独立,开始谋求自己的战国大名之道。六月五日,陶晴贤派遣猛将宫川房长率军三千人出阵,毛利元就误以为这是大内军主力来袭,动员起全领军势,将其击败。得知先锋失利后,陶晴贤开始动员周防、长门、丰前、筑前四国兵马共两万人,准备侵入安艺国讨伐毛利家,但是由于陆路的隘口都被毛利元就布兵驻防,因而陶晴贤决定走海路进军。然而陶晴贤没想到的是,毛利元就一开始就是准备在海面上迎战大内军的。

  弘治元年(1555年)春,毛利元就派人在严岛修筑了宫野城,此地乃是海上的交通要道,毛利元就判断陶晴贤不可能对这座城池坐视不理。果然,七月七日,陶晴贤派遣白井贤胤率领大内家水军对宫野城发起攻击。九月二十一日,陶晴贤率领大内军本阵登陆严岛,大内家的家臣弘中隆兼与毛利元就曾经是好友,他深知毛利元就的聪明才智,认为宫野城是毛利元就的诱敌之计,因此坚决反对在严岛登陆。

  但是,掌握大内家实权多年的陶晴贤早已膨胀,他根本听不进他人的进言,认为只有五百守军的宫野城弹指可灭,纵使毛利元就再怎么神机妙算,丢失了城池以后又能有什么作为呢?因此,陶晴贤根本没将宫野城放在眼里,严岛的大内军以及停靠在岸边的战船,全都是朝着安艺国布阵,大内军随时都准备着渡过海峡登陆安艺国。

  另外一边,毛利元就得知陶晴贤中计后,在吉田郡山城留下了八百守军,然后亲自率领毛利家、吉川家、小早川家三家以及熊谷等安艺国国众组成的联军,朝着严岛进军。此时毛利元就麾下的军势只有四千人,与大内军有着五倍的差距,但是这早就在他的计算之中了。以陆路对决大内军,毛利军绝无胜算,但是如果交战地在严岛的话,毛利元就可以利用与大内家实力差距不大的水军决胜负,自己这支陆路的军势充其量只是水军的偏师而已。

  当然,陶晴贤不是没有察觉到毛利元就的想法的。在陶晴贤看来,大内家的水军战船数量远在毛利家水军之上,他还派遣了使者想要拉拢能岛、来岛两家水军。即便两家水军不来参阵,只要他们不加入毛利军而是作壁上观的话,大内家水军在战场上还是占有绝对的优势的。因此无论是陶晴贤还是毛利元就,都在赌能岛、来岛水军会不会参战。

  九月二十七日,宫野城危在旦夕,能岛、来岛水军依旧没有赶赴战场。毛利元就已经不能再等了,如果宫野城陷落,大内军就会立即渡海登陆安艺国,那么自己的计划便会被全盘打乱,满盘皆输。因此,毛利元就命令小早川隆景做好独自率领小早川水军救援宫野城的心理准备,此时小早川隆景麾下的水军只有一百多艘战船,而大内军则有五百多艘。

  九月二十八日,能岛、来岛水军众终于率军赶到了严岛,两家水军共带来了三百艘左右的战船,这让毛利元就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促使两家水军众加入毛利军的不是别人,正是陶晴贤自己。原来,来岛、能岛、因岛三家水军原本有权在严岛向在濑户内海往来的船只征收被称为“警固费”的保护费,但是这个特权却在陶晴贤主政时被废除,改由陶晴贤的代官进行征收,过路费也落入了陶氏的个人腰包里,引起了水军众的不满。

  九月三十日,这天夜里严岛下起了暴风雨,毛利元就、毛利隆元、吉川元春借着暴雨的掩护渡海,率领两千人在严岛东北岸登陆。毛利元就命令吉川元春率领前锋朝着陶晴贤本阵后方的尾之丘进军,而小早川隆景则率领水军众绕着严岛迂回了一圈,来到了严岛西北部的海面上,伪装成九州大友家派来支援的水军。

  十月一日拂晓,毛利元就一声令下,严岛立即响起了毛利军的太鼓声,吉川元春以及宫野城的守军立即对大内军的阵地发起攻击。由于大内军本没有在严岛长期驻扎的打算,因而营地分布得非常混乱,在遭到毛利军的奇袭之后,大内军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瞬间陷入了混乱,连忙朝着在严岛西岸停靠的水军战船溃退。

  与此同时,小早川隆景也对大内家水军发起奇袭。能岛、来岛水军众在参阵时给毛利军送了一份大礼,调略了许多从属大内家的水军,因而开战以后,许多大内家的水军临阵倒戈,反过来开始攻击友军,使得大内家水军即刻战败,丢下了严岛上的大内军逃走了。而严岛上的大内军见到战船败走,士气大跌乱作一团,根本无心再战,成为了任人宰割的羔羊。在绝望之中,陶晴贤自尽而死,大内家的精锐部队也全部葬送在了严岛。

  严岛合战与桶狭间合战、河越合战一同被称为“日本战国三大奇袭战”,但是与其说毛利家在这场合战中是靠奇袭取胜,倒不如说是靠毛利元就算无遗策的精彩谋略获胜。在这场合战中,从陶晴贤起兵开始,就一步一步走进了毛利元就早已规划好的口袋之中,直到大内军战败为止,这场合战的每一个细节,都在毛利元就的计划之中,真是无愧于日本战国第一智将之名。

  弘治三年(1557年)四月,毛利元就率领军队攻陷了山口大内馆,消灭了名门大内家。此后,毛利元就又侵入了石见国,毛利家也从当初的一个小国众,成长为了占据周防、长门、石见、安艺、备后五国的超级大名。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